# 全文闪恩闪无差,此章偏恩闪(我并不知道该如何标tag)

# AU,大把私设

# 警告:此文闪恩既非型月闪恩,也非原作闪恩;我自己并不能确信,但有这种预感,此文可能触一些人雷点。如果你对自己心目中的闪或恩有着某种比较执着的观念,那么我建议绕道,或者当你感到不适时及时点叉。

# 我先试一下能否发出来


-04-


吉尔伽美什甚至辨不清眼前的对手是人,是兽,是妖,还是幻。对方的动作行云流水,对方的形态瞬息万变。他的手触不着它,他的弓箭射不着它,它是无定形之物,它的名为恩奇都,它是充斥这广袤空间的一切,甚至是飘浮于他耳畔鼻腔里每一丁点儿看不见的尘埃颗粒。...

# CP:小林大地/安曇诚二

# D线结局后续。诚二视角。

# 这里我需要强调两个:(1)D线的最后一日两人并没有啪,大地没有进浴室,而诚二自己控制住了状态;放出之后两人日渐疏远终于分道扬镳;(2)因为通往D线有很多种不同的方法,但是我这里要写的是一个特殊途径所到达的D结局——所有选项严格遵循F线,除了两人互撸剧情时,大地选择怂了点儿没有当机立断的选项,导致诚二不耐烦了主动吻上去(这个scene在F线里是缺失的)。这个细节对于我所理解的大诚二人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说,这个故事里的诚二不仅异常冷静,意志极高,而且相当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控场能力极强;相比之下大地是相对怂和被动的那一方...

# 我流闪恩闪


-03-


吉尔伽美什发现自己睡着了。

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睡着,而是在同“网”连接的过程中睡着了。

这不是寻常的事。毋宁说是不该犯的错误。

意识脱离身体沉入数据之洋时,身体便是指引路径的灯塔和罗盘。倘若身体进入沉眠,与意识的通讯切断,那么意识便可能陷在“网”的阱里,找不到出来的路,也找不到归去的航向。这样的状态是危险的。不要说是一国之王,就是普通百姓便也不该犯这般错误。而吉尔伽美什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体已经疲倦到随时随刻都会睡去的状态。当他陡然发现自己睡着了的时候,他的讶异远超出了其他一切情绪。一刹那间,仿佛周身的所有电源被刷地一下切断,剩独自一人于无涯黑...

转过街角的时候,他把雨披的领口拢了拢。
雨越下越大了,有雨丝从领口飘进他的衣服里,让他冷得一抖。
前面的人也披着雨披,没有打伞。步伐轻盈地踏过湿润的石板路,在街角拐了个弯钻进小巷里。
他快步跟上,不想再跟丢了。这细雨蒙蒙的季节里,期待的情绪容易发酵成为焦虑。他不打算再等了,他今天就要开口。
疾走两步,伸出手。前面的人被触到肩头,足尖跳了一下回身看来。雨帽一瞬抖落,浅青的长发散落一肩。
他对上那双眼,唇角动了动。
【找了你很久。】

他拉着他的手穿过落雨的街道。
雨把石板缝隙里的青苔洗得亮而清新。同那浅青的长发一样,湿润而充满生命力。
他带着他跑过落雨的小巷。石砌的古旧的住宅从肩旁晃过。有人家将新鲜的瓜果蔬菜摆在头...

# 贾斯汀 X 雪拉
# 当代黑帮AU。彻底的AU,人物全为alter版,和原作毫无关系!(真的完全没有关系!!!

-01-


狂风卷着沙砾,如猛兽的爪撕扯车窗。这要命的鬼天气里飙车出门的都不是普通人。要么是真有钱,要么是真有病。贾斯汀·罗贝勒提或许二者皆是。他开着大陆上最奢侈的跑车,油门一踩到底,在黄沙飞扬的无人公路上驰骋得快要飞起。
但有病的不止他一个。这天气里飙摩托车出门的无疑更是疯子。漆黑的金属野马在两三米外,引擎的轰鸣甚至穿透了隔音的车窗。马背上的骑者戴着镫黑的头盔,长发也不束起,从头盔底部甩出来,火红的一片扬在身后,随风乱舞如轻狂的马鬃。
这里地形...

# 感谢原作者授权翻译

# 本人翻译水平有限,请见谅

# RN9 C线结局相关(涉及剧透和并不让人愉快的剧情设定,总之慎入)

# CP: 大地X诚二

# 有warning

# 补一句:大家喜欢的话,去给原作者点赞(kudos)吧!


我因触感醒来,羽般轻盈但并非不可察觉的触感。事实上,我对此敏感至极,因那是来自他的触碰。大地的手抚过我的臂,点燃表皮上每根神经;他的指尖灼烧我的肌肤,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可我几乎已经看不见他了,我所能确知的不过是身体被抚摸的触感和血液涌入股间的冲力。他就在我的面前,我能隐约描出他的轮廓,但若要分辨出大...

# Haru X 成宫 (无差)
# 原作关于成宫和Haru有没有别的具体设定我不知道,仅根据游戏剧情内给出的Haru是老头儿子、成宫是亲哥做的臆测。所有内容均为个人脑补,如与原作设定冲突请无视
# 有warning,请慎入


Haru从来没有叫过他“哥哥”。

他只是叫他“成宫”。因为别人都叫他“成宫”,他便也这么叫。

这是此人原本的称呼,或是组织里新给的称呼,他不知道。

这究竟是姓,或是名,他也并不知道。

无论是怎样也好,有个称呼总也比没有的好。


此时他又这么叫他。

“成宫……”


成宫,外面是不...

抗う水には 行く手は遠い
崩れる水には 岸は遠い

どんなに傷つき汚れても 人はまだ傷つく
痛まない人など あるだろうか

歌え雨よ 笑え雨よ
救いのない人の 愚かさを
歌え雨よ 笑え雨よ
限りのない 人の哀しさを

呼びかける呼びかける 問いかけは町にあふれても
振り向けば振り向けば 吹きすさぶ風ばかり
荒野の中 誰の声も聞かぬ一日
荒野の中 誰の声も聞かぬ一生
誰からも傷つけられず
身を守るため傷つけた

歌え雨よ 笑え雨よ
救いのない人の 愚かさを
歌え雨よ 笑え雨よ
限りのな...

# 《终局》番外

#  Haru x 安曇诚二 (NTY x RN9)

#  并没有啥


Haru又蹲在湖边喂乌鸦。

那是只受了伤的乌鸦。或许是被猫抓了,半个翅膀耷拉着,脚也跛着。不会飞也不会跑了,就在附近的树下躲着,每天蹭过来,从Haru的手里吃点食。

Haru蹲着,摊开手心贴着地面,耐心地一动不动。乌鸦就停在他手边,一啄一啄地吃着。很放心。很安心。Haru微笑着,黑色的马尾散在肩上,一小撮刘海掉在眼前。也不动手去撩。只静静地看着乌鸦进食。


“你不如养了它。”安曇诚二走近来,淡漠地提议。

“还是算了哦,养宠物什...

 
© 水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