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aru X 成宫 (无差)
# 原作关于成宫和Haru有没有别的具体设定我不知道,仅根据游戏剧情内给出的Haru是老头儿子、成宫是亲哥做的臆测。所有内容均为个人脑补,如与原作设定冲突请无视
# 并没有好吃的肉,且内容涉及血腥、不伦、人物死亡等可能引起不适的剧情和设定,请慎入


Haru从来没有叫过他“哥哥”。

他只是叫他“成宫”。因为别人都叫他“成宫”,他便也这么叫。

这是此人原本的称呼,或是组织里新给的称呼,他不知道。

这究竟是姓,或是名,他也并不知道。

无论是怎样也好,有个称呼总也比没有的好。


此时他又这么叫他。

“成宫……”...

直接贴歌词+翻译吧(反正是从网易来的……


抗う水には 行く手は遠い
頑抗之水 前途茫茫
崩れる水には 岸は遠い
決堤之水 彼岸迢迢

どんなに傷つき汚れても 人はまだ傷つく
無論有過多大的瘡痍污損 人仍會再度受傷
痛まない人など あるだろうか
世上有沒有從不疼痛的人啊

歌え雨よ 笑え雨よ
唱吧大雨 笑吧大雨
救いのない人の 愚かさを
笑看無可救藥之人的愚昧
歌え雨よ 笑え雨よ
唱吧大雨 笑吧大雨
限りのない 人の哀しさを
笑看世人永無止盡的悲哀

呼びかける呼びかける 問いかけは町にあふれても
呼喚再呼喚 即使滿街爭相詢問
振り向けば...

# 《终局》番外

#  Haru x 安曇诚二 (NTY x RN9)

#  并没有啥,有几个词,所以还是得走AO3


Haru又蹲在湖边喂乌鸦。

那是只受了伤的乌鸦。或许是被猫抓了,半个翅膀耷拉着,脚也跛着。不会飞也不会跑了,就在附近的树下躲着,每天蹭过来,从Haru的手里吃点食。

Haru蹲着,摊开手心贴着地面,耐心地一动不动。乌鸦就停在他手边,一啄一啄地吃着。很放心。很安心。Haru微笑着,黑色的马尾散在肩上,一小撮刘海掉在眼前。也不动手去撩。只静静地看着乌鸦进食。


“你不如养了它。”安曇诚二走近来,淡漠地提...

# Haru x 安曇诚二 (NTY x RN9)
# RN9走A线结局之后的后续,NTY就走大叔线吧……
# 基本设定是RN9的幕后boss就是NTY的总boss
# 警告:一个跨游拉郎加拆西皮的文,慎入
#  呃呃最重要的,R18,真刀实枪,少儿禁入


全文链接直接走AO3: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516625


# 尼诺 X 吉恩

# 极短篇,迷你甜品


“你喜欢哪种颜色?”尼诺在吉恩面前举起两种不同花色的大绒毯子,一条是粉黄相间的,一条是黄蓝相间的。

“唔……都差不多。”吉恩叼着烟,半闭着眼,“你干嘛?”

“说说哪个更喜欢吧。”

“一定要说的话,那个吧。”吉恩手夹着烟指指黄蓝的那条。

尼诺满意地笑了笑。


从那天起,尼诺备了两条大绒毯子。一条黄蓝的放在家里,一条粉黄的折起来塞进摩托车的储存箱里。

每逢吉恩在酒吧里喝得东倒西歪的时候,他就把摩托车上的那条抖开,周身裹一圈,系紧。往车上一扛。


尼诺先生,您要的夜宵。打包带走。


-FIN-

# CP:尼诺 x 吉恩

# 还是甜品

# 我啥也没写都不行,气呼呼(以后还是开车算了


01


“……有领带借我一用吗,尼诺?”吉恩两个手肘撑在桌面上,手掌托着发烫的两颊,晕晕乎乎半垂着眼帘,“上次随手买的那条,好像又找不到了。”

“领带?”对面的恶友抬起头,笑意带点戏谑,“你打算去吗,那个宴会?”

“嗯——”吉恩揉着自己的腮帮子,好像这样做能把醉意挤出去些似的,“大概。”

“谁邀请你的?课长?本部长?”

“课长。”

“莫芙本部长也会去?”

“嗯……”

“快去告白吧,吉恩。”尼诺笑着饮掉半杯酒,“再不行动的话,本部长真的要被抢走了哦?...

没有脑洞不开心

有脑洞写不出来不开心

脑洞太多写不过来不开心

有脑洞写出来了写不好不开心

读者唯自己最难伺候!


负责读的那个:能再写一篇XXX给我吃吗?

负责写的那个:不行!


负责读的那个:真是乱七八糟,你就不能好好搞搞吗?

负责写的那个:你行你上啊!


负责读的那个:这个真难吃啊,还是撕稿吧!

负责写的那个:你TM的闭嘴!老子好歹是写出来了,就那样吧!爱吃不吃随你!


近日腥风血雨.avi


# 闪恩闪无差

# 虽然想说是偏原作借用一点月球设定的闪恩,但是anyway大概最后还是敷版闪恩

# 向海伯利安致敬


01


大概就是这里吧。

吉尔伽美什蹲下身,伸出手去在面前的无形中摸索。

他摸到无形之物,冷而滑的坚硬的墙。顺着他指尖的摸索在上下左右蔓延开去,广而无边。

这里就是边界了。一切有意义之存在所能存在的边界。再往那边便是虚无了。所有无意义的、不能存在之物所处的世界——虚无之境,驱逐之境,流放之境,禁忌之境。无人知晓的领域。在王的机密守则中谨慎提及的“the Forbidden Zone”。...

半厘米

 

# CP:大诚

这是辆突发的车。本来在写着别的,不知为何半路忽然串了线,写起了这个。

最初觉得只有三百字。写着写着变成了小火车……

# anyway,虽然我觉得我并没有写多少实质的内容,它姑且算个车吧。剧情接我之前的那些篇……当然是TE路线。

人物可能有微妙的OOC

 

小林大地的鼾声打得很响。睡相和睡品也不好。不仅把被子完全地抢过去了,在自己身上结结实实滚了一圈,还睡得东倒西歪,脑袋几乎要伸到床外头去了。要不是这床足够大,他早就翻到地下去了。

真是没心没肺一个人。安曇诚二默默叹口气,揪住对方压住的被子...

 
© 水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